慈继阁小说网 > 玄幻电子书 > 闲妻邪夫 >

第143章

闲妻邪夫-第143章

小说: 闲妻邪夫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客栈。“老板,要一间上房。”慕容云舒对掌柜的说。
    “好的。”掌柜一面登记一面叫道:“小二,带客人去天字一号房。”
    店小二:“客官,楼上请。”
    慕容云舒微微颔首,正欲随店小二上楼,却听楚长歌在身后说道:“我身上没钱。”慕容云舒闻言转身,奇(提供下载…)怪地问道:“没钱你抓我做什么?”
    “……”没钱与抓你有什么内在联系吗?
    “我也没钱。”慕容云舒一脸无奈地说。
    楚长歌拧眉,“我听说你很有钱。”
    “所以我身上没钱。有钱人出门从来不带钱的。”慕容云舒说得甚是理所当然。
    “那就别住店了,继续赶路。”楚长歌转身便要走,却听慕容云舒对老板说:“可以用人抵吗?”楚长歌回身,她又想做什么?
    “怎么抵?”老板不解地问。
    慕容云舒用余光斜睨楚长歌一眼,道,“卖了他或者让他去卖,随你高兴。”
    顷刻间,只见楚长歌那邪魅的俊脸狠狠地抖了一下,黑眸中立即散发出杀人般的万丈光芒,恶狠狠地瞪着慕容云舒。慕容云舒却对他的凶光视若无睹,笑盈盈地看着老板,那神色分明在问,你觉得这个交易怎样?
    老板想也没想便道:“小店只收现银。”
    遭到拒绝,慕容云舒一点也不气馁,反倒心情很好似地,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勉强了。”说完慢悠悠走到大堂内的空位上坐下,仰头对楚长歌说道:“你们江湖中人最爱劫富济贫,你快去劫点银子来救济我。”
    “……”她这是在使唤他吗?楚长歌皱眉,虽然他也有劫富济贫之意,但他的原计划是等到天黑之后再行动。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让他去打劫,真不知道她是没常识还是目中无人!“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没人给我打劫。”楚长歌道。
    慕容云舒:“眼下不就有一家店?”
    “……”看来是目中无人。
    客栈老板也被慕容云舒这句话雷到了。她是在说笑吧?一定是在说笑。不然,怎么能把打劫这么沉重的事说得如此之云淡风轻?
    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一道男声,“她的房钱,我来付。”
    慕容云舒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,因为这个人最近实在是太活跃了,三天两头到她面前蹦跶,想不记住都难。“你的财物不是被强盗抢了么?”慕容云舒笑问。
    “又抢了回来。”李少卿无比坦然地说,然后走到柜台前放下一定纹银,道:“三间上房。”
    “两间。”楚长歌出声纠正,“我与她住一间。”
    李少卿皱眉,问慕容云舒:“你要与他同住一间房?”
    “如果你想与他同住,我不介意成|人之美。”慕容云舒笑容可掬。
    “……”她能把他的意思曲解的更离谱点吗?李少卿无语地摇了摇头,回头对老板说道:“要两间。”
    “对不起,客官,只剩一间房了。”
    “一间房三个人怎么住?你给我们再找一间房,我付你双倍的房钱。”李少卿特财大气粗地从怀里掏出一张银元放到柜台上。
    “对不起,小店真的只剩一间房了,就算客官您付三倍的房钱,我也不能给您变一间房出来。另外,我小店只收现银,不收银元。”老板笑道。
    李少卿面露不愉,问:“为什么?”
    慕容云舒也很想知道为什么,抬眼朝老板看去。虽然由于前几年战乱的原因,货币改革未能如期推进,银元还未在全国范围内推广,但她早就公开承诺过,银元与银票一样,可以在全国任何一家钱庄兑换现银。
    老板解释“小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您给我银元我也找不到钱庄兑换。而且,就算找到了钱庄,也不一定能兑换。”
    李少卿微怒,“你怀疑这张银元是假的?”
    “当然不是。”老板连连摇头否定,随即又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是怀疑慕容府拿不出银子来。我听到风声,慕容府的银仓被人盗空了。”
    李少卿立时脸一沉,道:“东西可以乱吃,说可不能乱说。慕容府的汇丰钱庄有如国库,怎会轻易被人盗空?”
    老板:“这……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    李少卿的反应让慕容云舒有些意外,显然他并不知道银仓的事。是他未参与此事,还是这件事原本就并非华天晟等人所为?慕容云舒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然后对老板说道:“原本只是途经此地,听你这样说,我突然也想去自家银仓看看了。”
    自家银仓……自家……老板当下两眼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谁都知道,慕容府的大小姐是最不能得罪的。他居然拒收她家发行的银元、在她面前说她家银仓被盗空了。这、这下可得罪大了!万一她有心报复,别说是他这条老命,估计连祖坟也在劫难逃。“老朽眼拙,不知是慕容小姐大驾光临,罪该万死。希望慕容小姐大人有大量,不要计较。”老板诚惶诚恐地从柜台后走出来说。
    慕容云舒微微一笑,道:“你不认识我很正常,我也不认识你。算不是什么罪过。你放心,我不会报复你的。”
    “……”他一点也不放心。老板提起衣袖拭去额上的冷汗,赔笑道:“我这就去给您再腾一间上房出来。”
    “不必了。”慕容云舒阻止他,“一间就够了,再多我也住不下。”
    老板:“可是你们有三个人……”
    “两个。”慕容云舒纠正道。
    老板楞了一下,随即心领神会,道:“那就请慕容小姐和这位公子随我上楼。”说完又吩咐店小二去泡茶。
    “房钱我日后会派人给你送来,如果你那时还活着的话。”慕容云舒一面随他上楼一面说。
    “不、不用。”老板双腿一颤差点摔下去。这话听着怎么像他命不久矣?
    “等等。”李少卿喊住慕容云舒,道:“你们有房间了,那我呢?”
    慕容云舒:“那是你的事。”说罢,抬腿便走。
    李少卿目瞪口呆,这个女人也太没人性了吧?
    天字一号房。
    “能再给我一条被子吗?”慕容云舒看着房里唯一的一张床问。
    老板立即领悟了她的意思,特热心地说道:“我让小二给这位公子再加一个床位。”
    慕容云舒:“不必那么麻烦。他睡地上就好。”
    “……”老板再次抹汗,“不麻烦,一点也不麻烦。”
    慕容云舒:“那也不必。他不能睡床。”
    “呃。我能问为什么吗?”
    “择床。”
    “……”老板额上冷汗直冒,因为择床所以干脆不睡床?有钱人的思维果然不是他这种贫苦百姓所能理解的。老板无语地睨一眼楚长歌,却见他脸色铁青,好似谁欠他银子没还。老板以为是自己问太多惹他不高兴,于是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便匆匆下楼。
    老板一走,楚长歌便冷声道:“你好像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    慕容云舒:“什么身份?”
    楚长歌:“你只是我的俘虏。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你似乎把我当成了你的奴仆。”
    “是吗?”慕容云舒挑眉道:“习惯了使唤人,一时没改过来。抱歉。”
    “……”他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她很抱歉?楚长歌嘴角动了动,冷冷道:“不要再在背后给我添堵。”
    慕容云舒:“你不要乱讲,我从来不在背后给人添堵。我做事一向光明正大,哪怕是坏事。”
    “……”楚长歌嘴角微抽,闷闷地说道:“别惹我。”
    “做不到。”慕容云舒轻笑道:“你不让我好过,我就不会让你好过。这个觉悟,在你决定抓我时就该有。”
    “……”早知道她这么难缠,当初就不该接受白夜风的嘱托!
    一番思量后,楚长歌决定从此刻起无视她的存在,反正到达无花谷后他就再也不用看到她了。
    楚长歌不说话,慕容云舒也不说话,只眉眼弯弯打量着他,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。这让楚长歌感到很不自在。“不要盯着我看。”他沉声道。
    慕容云舒凤眸微眯,笑道:“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?”
    不会。楚长歌很挫败,非(提供下载…)常挫败。若换做平时,遇上这样的人,他肯定直接一掌拍死。可不知为何,就是对她下不了手,甚至愿意纵容她的那些小伎俩。更奇(提供下载…)怪的是,他心里竟一点也不感到奇(提供下载…)怪,好似理应如此,再自然不过。他并非心慈手软之人,怎会唯独对她有恻隐之心?
    与此同时,慕容云舒心中也百转千回。眼前之人,不像与她成亲的那个楚长歌,也不像没有记忆的脑残阿长,更像……像是第一次出现在她眼前的楚长歌。陌生,却又莫名的熟悉;熟悉,却又异常的陌生。看着现在的楚长歌,慕容云舒仿佛回到了八年前,他突然走进她生命的那一刻。
    “我们打个赌,如何?”慕容云舒忽然开口,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。
    “打什么赌?”
    “赌你会爱上我。”
    只听轰隆一声,楚长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中裂开,视线竟有些恍惚。“你说什么?”他问。
    慕容云舒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,“赌你会爱上我。”
    翌日。慕容云舒梳洗完毕下楼时,楚长歌已将马车驱到客栈门口,十足的马夫样。慕容云舒愉快地笑了笑,走上前,“早啊。”
    楚长歌撇过头,凉凉道:“早。”
    慕容云舒见状歪着头伸长脖子瞧他,忽见他脸颊竟有两团红晕,不禁失笑。真想不到楚长歌也有脸红的一天。等以后他恢复记忆了,一定把这事儿拿出来取笑他。
    楚长歌大窘,冷声道:“上车!”
    啧,有人恼羞成怒了。慕容云舒抬头看了看天,道:“今天天气真好。”
    “……”无视,无视。楚长歌在心中不停的提醒自己。
    “是你的心情很好。”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    慕容云舒闻言皱眉,这人属狗皮膏药的?甩不掉了还?
正文 第十八章:告白
    “还是楚兄心善,愿意载我一程。”李少卿一跃跳上马车。
    心善?日后你就会后悔自己没有早生几年的。慕容云舒淡淡瞟楚长歌一眼,见他确实默认的李少卿的行为,便也作罢,只道:“马车由你来驾。”
    李少卿一愣,道:“我不会驾车。”他是来搭车的,不是来给人当马夫的。
    慕容云舒:“不会驾车的人,没有资格坐车。”言下之意,要么在外面赶马车,要么靠双腿走。
    “难道你会驾马车吗?”李少卿不高兴地说。
    慕容云舒挑眉,“需要我证明?”
    李少卿也挑起眉毛不说话,那表情分明在说‘有胆量你驾给我看’。
    慕容云舒嘴角一勾,卷起袖子就要上阵,却被楚长歌拦了下来。“要么赶车,要么滚蛋。”楚长歌将马鞭丢给李少卿冷冷地说。
    李少卿接住马鞭,板着脸道:“我愿意出钱雇个马夫。”
    慕容云舒道:“马太瘦,拉不动更多的人。有你就够了。我可以将就。”
    马太瘦?之前不是拉着四个人吗?
    让他给她当马夫还只是将就?那谁给她赶马才不算将就?
    李少卿忽然很想一鞭子抽死她,非(提供下载…)常想,可是他不能。且不说他打不过楚长歌,就算他打得过,主公那里也不好交代。
    *
    尽管一百个不乐意,最后,李少卿还是忍辱当了一回马夫。
    马车内,慕容云舒与楚长歌并排而坐。“你打算带我去哪儿?”
    楚长歌:“你终于感兴趣了?你一直不问,我还以为不管我去哪儿你都愿意跟着。”
    慕容云舒微微一笑,道:“愿意自然是愿意的。只是不大愿意三人行。”
    三人行?怎么听着那么怪?楚长歌皱眉,道:“我拒绝过,可他硬要跟来。况且他昨天还想帮我们。”
    慕容云舒:“我不认为你是知恩图报之人。”虽说记忆不在了,但也不至于从混世魔王变成救世主。从良这种事,也是要看慧根的。她不相信他答应载李少卿一程是出于感恩。
    慕容云舒满腹狐疑,楚长歌却不打算给她解释,“随你信不信。”说罢,合上眼闭目养神。昨晚一宿未睡,困得慌。想起昨晚临睡前她说的那个赌,楚长歌浑身又莫名的燥热起来。他很清楚自己对她的感觉,若有一天真爱上了她,他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。但那句‘你会爱上我’从她口里说出来,那么笃定,让他突然有些无所适从。
    他不记得从前的事,有关自己的一切,都是从白夜风那里听来的。听说,他出事以前是魔教教主,身边跟着四个护法,形影不离。可是白夜风在无花谷谷口发现他时,身边空无一人,只有一匹累死的马——据说那是他以前最爱的坐骑。白夜风终日隐居无花谷,不知道他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只晓得他那时身中剧毒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5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