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继阁小说网 > 玄幻电子书 > 闲妻邪夫 >

第2章

闲妻邪夫-第2章

小说: 闲妻邪夫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涣硕嗑谩?br />     而这十大箱黄金,正好可以解燃眉之急。
    可是,身为慕容府唯一的继承人,她不能嫁人。
    思忖良久,慕容云舒道:“对不起,慕容府的女儿不外嫁。”
    南护法:“那他嫁你成不?”
    “……贵教教主哪里有问题吗?手残还是脚残?”这事若放在以前她不会觉得奇(提供下载…)怪,因为慕容府不管在江湖还是在朝廷都威望极高,有人想倒贴这很正常,事实上还很多,方鸿飞就是其中之一。可现在还有人愿意倒贴,而且是横行江湖的一教之主,这太不正常了。
    西护法:“我想,大概是脑残吧。”
    “明明是心残。”北护法继续说,“我们教主长得虽然一表人才,可心黑得很,人格扭曲、喜怒无常,典型的邪魔外道。这样的人,愿意给你当倒插门女婿不奇(提供下载…)怪。”
    “是啊,很正常。”东护法一脸似笑非笑。
    慕容云舒闻到了阴谋的味道,但并不是冲着她来的,所以--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
    “你们确定他愿意入赘?”
    “确定!”四人异口同声,表情相当之幸灾乐祸。
    慕容云舒了然一笑,“看来贵教教主做人不是一般的失败!”
    “夫人高见!”又是异口同声,皆一副天涯遇知音的激动状。
    慕容云舒真怀疑他们是不是四胞胎。“还没过门,你们叫我慕容小姐就好。”
    “晚叫早叫都一样,咱们魔教中人,没那么多规矩。”北护法摇着手说。
    “也罢。不过我有孝在身,三年后才能成亲。”其实爹生前交代过不必为他守孝,之所以这样说,是不愿立刻成亲。毕竟,她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
    “没关系,先定亲。我们还要回去复命,先行告辞。”
    “好,诸位慢走。”
    四位青衣护法先走,其余人紧随其后鱼贯走出客厅,抬着黄金。
    慕容云舒奇(提供下载…)怪地皱起眉,“黄金不是聘礼吗?”
    众人止步,东护法回头说,“本来是的,但既然教主要‘嫁’给夫人,就应该改成嫁妆。哦,对了,夫人记得带上媒人和聘礼上黑风山提亲。”
    媒人……聘礼……慕容云舒忽然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。
    钱庄告急,她到哪里去弄聘礼?不,这不是重点。重点是,她答应亲事为了就是那十箱黄金,现在既然没了黄金,这亲事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    可言而无信,不是慕容府所为!
    真为难。
    东护法误会了慕容云舒的表情,笑着说,“夫人不必为难,我们教主廉价得很,您就按猪肉的市价称斤算。”
    “……我不知道他有多重。”其实她想说,用那十箱黄金当‘嫁妆’她也不介意。
    “大概加估计,一百三十斤吧。”
    “听说最近猪肉很贵。”黄金留下吧留下吧。
    “那我回去劝教主减肥。”
    “……慢走不送。”婚期一定要再推后一个三年!
    送走魔教众人,慕容云舒一脸挫败地坐回软椅,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!
正文 第三章:阴阳怪气的教主
    “小姐,你真的要嫁给那个魔教教主吗?”绿儿问。
    “是娶。”
    “好吧,娶。”绿儿无语地翻了翻眼珠子,“可是,对方是魔教教主,魔教……不是好人。”
    “嗯。”慕容云舒一脸严峻地点了点头,“得赶紧完婚才行。”
    “……”这逻辑跳跃的也太无章法了。绿儿再次强调,“小姐,未来姑爷是魔教教主,教主啊!”
    “那又怎样?”
    “他是魔教教主啊!”小姐当真不晓得‘魔教’是人神共愤的江湖大患?
    “方鸿飞是名剑山庄的少庄主。”
    绿儿楞了一下,接着恍然大悟,“小姐的意思是,魔教里不一定是魔,正派中不一定是人?”
    “嗯。”慕容云舒点头。
    她虽然不是江湖中人,却对江湖中的事知之甚多。作为局外人,看得也通透。名门正派做事不一定光明磊落,魔教中人并非全是邪魔外道。
    据她所知,魔教教主楚长歌是个鼻子朝天、我行我素、狂得不得了的人物,不管是武林盟主还是江湖泰斗,皆不放在眼里,属于人人想打却没人敢打的类型。
    这样不可一世的他,为何会向她提亲?
    为财?这放在以前还有可能,现在……慕容府实在没什么财可以让人垂涎。
    为名?别人还说得过去,但是楚长歌……他就算娶个仙女也难以沽名钓誉。
    为色?
    慕容云舒忽然脸一袖,心中感到无比羞涩,恨不得把头低到尘埃里去。楚长歌从来没见过她,怎么可能……
    “小姐,掉了什么东西吗?我帮你找。”
    慕容云舒大囧,脸微微发热,朝闺房走去,边走边说:“掉了一只耳环,找到归你。”走开老远还听绿儿在后面困惑的念念碎‘到底在哪里呢’。
    慕容云舒不禁莞尔一笑,丫鬟果然要用傻一点的。
    黑风山,迎风楼。
    “入赘?!”
    楚长歌仰头大笑,“这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”他楚长歌又不是娶不到老婆,干什么去给人当倒插门女婿!
    “夫人说慕容家的女儿不外嫁,那就只好我们魔教的男人入赘咯。”北护法耸耸肩说。
    “她不肯嫁?”俊脸陡然沉下,声音冷若冰霜,“为什么?”
    翻脸比翻书还快。北护法连忙退后两步,以免受池鱼之殃,“夫人只说不嫁,没说不娶,也没说不许你入洞房。”
    南护法接着道:“其实这样也好,不仅省了聘礼,还能……”
    “她没收聘礼?”楚长歌的眉头皱的更紧,厉声道:“出门前我是怎么交代的?”
    东护法立刻回答:“务必让慕容云舒收下聘礼。”
    “结果呢?”
    “结果……她没收……但是她其实是肯收的,属下再跑一趟……”
    “不必。”楚长歌淡淡打断他的话,剑眉紧锁,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打好半天,忽然嘴角一勾,俊朗的脸廓上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,“立刻准备嫁妆。”
    那个表面人畜无害实则危机四伏的笑容,东南西北四大护法是再熟悉不过的,顿时骨寒毛竖,下意识地往后倾了倾身子。
    四位护法很想说,等慕容府的聘礼到了再准备嫁妆也不迟。可目光一碰触到那个笑脸,所有违抗的勇气就全部烟消云散了。
    不就是嫁妆吗?咱魔教有得是银子。四位护法一想到天塌下来有银子撑着,立时轻松了许多。
    “教主想要哪样的嫁妆?”
    楚长歌想了想,说:“‘十里袖妆’听说过没有?”
    “听说过。”
    “就按那个标准来。”
    “遵命……”
    走出迎风楼,四大护法皆沉默。
    良久。北护法终于忍无可忍,“你们有没觉得教主今天很奇(提供下载…)怪?”
    “严重同意。”南护法重重点头,“我们陷害他当倒插门女婿他不气,替他省下聘礼居然大发雷霆,最奇(提供下载…)怪的是,发完脾气后就没了下文。魔教的教规里是不是多了一条‘教主不许体罚护法’?”
    “这有什么好奇(提供下载…)怪的。你们不晓得教主向来这么阴阳怪气吗?”西护法一脸不以为然。
    北护法若有所悟地点头,过了一会儿又问,“你们说,咱们教主的阴阳怪气是天生的吗?”
    “……后天养成的也说不定,毕竟他全家都阴阳怪气。”
    “说的也是。”
    东护法睨了众兄弟一眼,道:“你们该关心的是教主的嫁妆。”
    “十里袖装嘛,很容易的。”
    “是啊,咱魔教人多势众,别说十里,就算是百里千里也不在话下。”
    “就是这个袖装有点奇(提供下载…)怪,要能穿黑装、白装该多好。”
    “你以为是披麻戴孝啊!咱教主出嫁,当然要着袖装!”
    “……”东护法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三位兄弟,无语凝噎。“这里又没有教主,你们装傻给谁看?”
    “嘿嘿。”三人干笑几声,然后异口同声说,“走,咱们去准备十里袖装。”
    东护法深深地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,教主你可千万别怪我们拿你的婚事当娱乐,实在是--人在魔教身不由己啊!
    与此同时,迎风楼中,楚长歌正在听左、右使报备八月十五的武林大会相关事宜。
    末了。向右使担心地说道,“婚礼事宜交给他们四个,恐有不妥。”
    “是啊。东南西北四位护法虽然武功高强,可智商实在教人担忧。”杨左使也说道。
    “正因为如此我才交给他们办。”楚长歌似笑非笑地说。
    “您是不是已经料到他们会怎么做了?”
    楚长歌缓缓摇头,嘴角带笑,兴味盎然地说:“我很期待他们能把这件事搞砸到什么程度。”
    左右使皆一脸黑线,敢情教主是希望事情被搞砸才交给他们去办?
    果然很有教主风范,做什么都带着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怪。
    楚长歌则举目望远山,一脸高深莫测,清雅的眉目在此时显得格外疏朗,两鬓的长发随风摇曳,飘逸出尘。若非深知他的劣根性,怎么看都像是谪仙下凡。
正文 第四章:桃花乱开
    “小姐,工人罢工了,全部集在府前,把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。”
    正在左右手对弈打发时间的慕容云舒手一抖,一颗黑子落入虎口,大局已定,白子胜。
    慕容云舒轻叹一口气,她本来是想和局的。
    “小姐!”绿儿急得头顶冒青烟,一跺脚,道:“小姐,你真想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!”
    那句话是这样用的吗?慕容云舒不太赞同地看她一眼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就算我有幸能当一回皇帝,你也成不了太监。”
    “……”算她嘴贱。
    “想不到云舒还有这等抱负。”一道深沉的男低音从与大堂连通的长廊末端传来。
    “表哥!”慕容云舒惊喜不已,扔下棋局向来人飞奔过去,激动地停在他身前三公分处,“表哥,你怎么来了?”
    华陵天宠溺地揉揉她的头,笑道:“傻丫头,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能不来吗?”
    “可是太后那里……”
    提到太后华陵天的脸蓦地一寒,冷冷地说道:“她管不了!”
    慕容云舒心知他不爱提太后,于是转移话题,“京城变化大吗?上一次去还是四年前,挺怀念的。”
    “变化大不大,你看过不就知道了?”华陵天温柔一笑,将她的双手捧在手心,“我这次来就是打算接你进宫的。”
    饶是一向沉着冷静的慕容云舒也被‘进宫’两个字惊呆了,慌乱地抽回手,趔趄退后几步,“为、为什么要接我进宫?”
    “如今伯父已过世,而名剑山庄又退了亲,当然该由我来照顾你。”说到名剑山庄退亲时,华陵天的眼中明显闪了几缕寒光。
    “你的意思是,把我接进宫去……照顾?”慕容云舒有点晕,但愿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    “嗯。”华陵天再次紧紧捧起她的手,眼神认真的犹如对天起誓,“我现在虽然不能给你太子妃的名分,但你要相信我,一旦荣登九五,你一定是我的皇后,唯一的皇后。”
    面对如此深情,慕容云舒更加晕了,心中涌起各种难以名状的激流,分不清是感动还是心动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她喜(…提供下载)欢他、依赖他,愿意蜷缩在他的臂弯之下。可是,这能够成为嫁他的理由吗?
    慕容云舒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,以前因为与方鸿飞有婚约,所以从未想过对华陵天的感情是否真的仅仅只是兄妹之情,而现在……也想不清楚。
    沉吟良久,慕容云舒轻轻开口,“对不起,表哥,我不能随你进宫。”
    华陵天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'TXT小说下载:。。'快拒绝,僵了半晌才恢复正常,“你不用这么'TXT小说下载:。。'快回答我……”
    “我不能。”慕容云舒像是怕自己反悔似的,急急表明立场,“我不能随你进宫,因为……我有婚约在身。”
    “不是已经退亲了吗?”
    “退了,又定了。”
    华陵天面容一冷,沉声道:“难道外面的传言是真的?你真答应了魔教的提亲?”
    慕容云舒很惊讶他会知道她与魔教定亲,但转念一想,最近这段日子以来,连她打个喷嚏这种小事都会转瞬间传遍大街小巷,更何况是定亲这种大事,他既然来到了金陵,会知道也不奇(提供下载…)怪。
    “我拒绝了他的提亲。”她更正,“不过我派了人去提亲。”
    “什么?!”华陵天被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他知道这个表妹说话做事一向特立独行,若非对她极其了解,很难理解她的逻辑,可这回也太扯了点。
    “方鸿飞当初就是要入赘的。”
    “所以说想娶你,就必须入赘?”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5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