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继阁小说网 > 玄幻电子书 > 闲妻邪夫 >

第21章

闲妻邪夫-第21章

小说: 闲妻邪夫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  慕容云舒回眸轻问:“教主可愿成|人之美?”
    “当然不愿意。”
    真直接。慕容云舒转过头,莫名地笑了笑,上楼睡午觉。
    其实她很不明白,楚长歌为何对她那么好。从最初的求亲到现在的独闯少林寺取解药,无不表现着对她的保护欲。但除了白天在少林寺问的那句‘你没事吧’之外,他与她讲话,就再没有认真过。玩笑似的话语,让她摸不透他话中的真意,看不清他玩世不恭的面具之下的真实。太过莫名其妙的在乎,让她片刻的感动之余,空留一腔困惑。
    世上有那么多女子,怎会偏偏是她?
    *
    入夜,慕容云舒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脑中似有两个人在吵架,一个说放下不该有的眷念,一个说抓住来之不易的缘分,吵得不可开交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不管怎么说,她终究是要嫁人的,既然决定了嫁给他,就该接受他的一切,与他相濡以沫、白头偕老。可,他有过刻骨铭心的曾经,就算他能够放下过去真正敞开心怀来接受她,她也无法说服自己放下原则接受他。
    人嫁给他,心留给自己,这个度,该怎样把握?
    一个不惜与全天下为敌也要替她取解药、保她无虞的男人,教她怎能不感动?
    可是,这种感动却又太不真实,好似那个受他保护的人,并不是自己。
    这种剪不断、理还乱的千头万绪,让她越发的心神不宁。
    反正睡不着,慕容云舒索性穿好衣服披上厚重的披风,去院子里散步。江湖客栈构造奇特,从外面看只是个破旧寒酸的小客栈,但是在二楼的另一端有一个楼道通往后院,上有琼楼玉宇,下有小桥流水,真可谓别有洞天。
    沿着外围的楼梯下楼,慕容云舒走到八角凉亭中坐下,被冷风一吹,越发睡意全无。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但今晚却已经满月。月色迷离,夜雾朦胧,美得如临仙境。想必九天之上的广寒宫,也不过如此吧。
    正沉醉在美景之中,忽然一个清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--“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挤破脑袋也要住进江湖客栈吗?”
    光是听到这个声音,慕容云舒的心就漏跳了一拍,每每在她想见他的时候,他就能出现。这,是巧合,还是缘分?
    慕容云舒缓缓深吸一口气抚平心绪,淡淡道:“大概是,在这里找到你比较容易吧。”至于别人为什么找他,这个就心照不宣了。
    楚长歌哈哈一笑,在她对面坐下,道:“夫人真幽默。”
    慕容云舒抬眼看向他,视线在那张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脸上停留了几秒,然后说道:“为什么是我?”
    楚长歌一愣,“什么为什么?”
    “世上女子那么多,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好?别说是因为我曾救过你。细算起来,我只不过是把你留在竹屋自生自灭而已,能从鬼门关逃脱,是你自己的造化。”慕容云舒头一回用咄咄逼人的眼神锁住他,只求一个答案。
    “原来你认出我来了啊。那个狼狈的鬼样子,真希望你不记得。”楚长歌笑眯眯说。
    那样的笑容,慕容云舒也曾在凤城眼中看到过,充满了洗不掉的悲伤,与不见天日的绝望。那时候凤城露出这样的笑是因为提到一个叫‘惜月’的女子,据说,与她一样有强迫症。
    莫非,凤城口中的‘惜月’,与凤灵口中的‘惜姐姐’,是同一个人?
    慕容云舒隐隐猜到了些,却又不想乱猜,于是重复道:“为什么对我好?”
    楚长歌这一次没有笑了,仰头望向悬在一望无际的夜空之上那轮明月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良久才轻声说道:“因为我需要对一个人好,而你,正好也需要有人对你好。”
    听到答案的那一瞬,慕容云舒感觉自己的心起了一阵痉挛,那种凉凉地颤抖蔓延至七经八脉、五脏六腑,让她不寒而栗。
    拢了拢披风,慕容云舒道:“这个世上需要人关心的女子很多。”
    “但是刚好见过我最狼狈的样子的女子只有你一个。”
    “我以为你该选择杀人灭口。”
    “杀了你,我那些银票岂不真要变成废纸了?”楚长歌笑容可掬。
    慕容云舒定定地盯着他看了两秒,然后垂下眼,不再说话。他就是这样的让人捉摸不透,眼中明明充满了哀伤,脸上却笑得嚣张,好似谁也奈何不了他。
    她早该知道,他对她来说,只是一个巧合。正如他所说,她需要依靠,而他想借出肩膀,各取所需,仅此而已。
    难怪白天离开少林寺后,他坚持要欠她人情,却不让她欠他的。他需要一些借口,来对她好,却不愿她‘自作多情’,连欠他人情都不要。
    慕容云舒苦笑,原来,有些人,可以自私到无私的地步。只可惜,这种无私,并不因为她在他心中有多特别,而是,他需要向一个人倾注那些无处发泄的感情。
    幸好,她一直清醒,并将继续清醒下去。
正文 第三十七章:武林大会(上)
    慕容云舒本想连夜离开沙坪镇,但想了想,又觉得不告而别太有逃跑嫌疑。她好好的一个人,凭什么要因为他的自私落荒而逃?他可以莫名其妙对她好,她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,纯粹的各取所需,无关风月,所以,她留下来了,并若无其事的与他一同参加武林大会,看他谈笑风生,等他兴风作浪。
    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很多,除了各派掌门之位,还有其门下众多弟子,阵容强大。但是,没有魔教的阵容大。
    慕容云舒早知道楚长歌必然不会孤身涉险,可她怎么也不想到,他竟然带了三舵十二堂,简直就像是来游行示威的。
    “夫人有点心不在焉啊。”楚长歌笑悠悠说。
    “有什么值得聚精会神的吗?”慕容云舒面无表情的反问。
    楚长歌展望了一下自从他踏入少林寺起就鸦雀无声的会场,扬眉说道:“暂时没有。”
    慕容云舒动了动眼皮,不再接话。其实,经过了昨晚的‘深谈’之后,她真的很不想与他说话,说不出来缘由,总之就是看他不爽。
    抬眼忘了忘擂台之上的四个空位,慕容云舒淡淡摇头,这些个武林正派啊,一方面对楚长歌恨之入骨,一方面还要对他敬如上宾,真是矛盾至极。
    正想着,耳旁忽然传来小小的议论声--
    “瞧,那就是慕容云舒,比那个林水儿有气质多了,方鸿飞真是有眼无珠,坐拥金山的大家闺秀不要,偏选走江湖的小家碧玉。”
    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当初方鸿飞退婚的时候,人家慕容府正直家道中落,他那叫见风使舵、墙头草随风倒。”
    “真没想到,名剑山庄的少庄主是这种人品。”
    绿儿听了高兴极了,乐呵呵直笑,“小姐,你听到没有,大家都说你比林水儿好!”
    “大家也让楚长歌与少林方丈、武当掌门和神机老人平起平坐。”慕容云舒无表情地说。
    绿儿瘪瘪嘴,道:“姑爷那么厉害,与几个糟老头子平起平坐才是委屈呢。”
    慕容云舒好笑地摇头,武林泰斗被她说成糟老头子,这话若被那些小和尚、小道士们听到,不知会作何反应。
    一路走到擂台下方,慕容云舒正要转道去旁边的空位入座,却被走在前面的楚长歌拉住。“夫人要去哪里?”
    慕容云舒淡淡道,“台上只有四个位置。”言下之意,你一个人去台上威风就好。
    “我让人在我旁边加个椅子。”
    “你身边的位置太危险。”
    “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    慕容云舒轻叹一声,语带无奈地说道:“武林大会是你的舞台,拉我上去做什么?”
    “夫唱妇随听过没?”
    “你指狼狈为奸?”
    “夫人好悟性。”
    慕容云舒暗暗翻个白眼,赶鸭子上架,随他走上擂台。刚一走近,只见少林方丈玄空大师身边坐了一位很有仙风道骨的……和尚?
    定眼又看了看,慕容云舒忽然想起来,眼前之人分明就是--剃度之后的武当掌门莫老先生。“莫掌门几时弃武当投少林了?”她笑问。
    莫掌门慢悠悠地捋了捋胡子,道:“慕容小姐好幽默。贫道的一头白发是不小心被人剃掉的,并非剃度出家。”
    提到‘剃度’,慕容云舒侧头看向身旁一脸‘事不关己’的某人,不难想到这种缺德事是谁干出来的。不过这武当掌门真不愧是得道高人,被人剃了头发,还能这般云淡风轻的坐在少林方丈身边,相比之下,带着假发满脸怨气的方鸿飞,就差劲多了。
    “慕容小姐。”莫掌门语重心长地开口道:“就算贫道的这几根胡子被剪掉,贫道也要继续劝你,正邪不两立,你要三思而后行啊。”
    慕容云舒猛然想起来,莫掌门曾建议过她慎重考虑与楚长歌的婚事,原来……哎……楚长歌这个人啊,护起短来,真是不讲理。
正文 第三十八章:武林大会(中)
    慕容云舒才刚一坐定,就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带着一个小姑娘朝主位这边走来。
    “小姐,是那对说书的祖孙耶!他们怎么也来凑热闹了?”绿儿疑惑地说道。
    慕容云舒朝老人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,然后才回答绿儿的问题:“他们必须亲自来看这武林大会都发生了什么事,以后才好去茶馆里说书。”
    绿儿恍然大悟,边点头边说道:“第一手消息耶,难怪那么多人爱听他说书。”
    楚长歌一听这话就笑了,侧头对慕容云舒说道,“夫人,魔教里文武双全的人多得是,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丫鬟?”
    “不要。”慕容云舒无视他的目光,望着远方淡淡道:“太聪明的人,不适合当我的丫鬟。”
    楚长歌剑眉一挑,一副‘那就算了’的表情,过了几秒又忍不住揶揄道:“原来你就这么点追求。”
    慕容云舒敛了敛唇角,道:“我们开钱庄的,只追求拿钱开心,至于拿人开心,不追求也罢。”
    “夫人在暗示为夫喜(…提供下载)欢拿人开心吗?”
    “明示。”
    “……”楚长歌很想问,在她眼中,他是不是也属于‘不太聪明’这一类……
    慕容云舒的脸上虽然依旧一副淡若清风的样子,但余光瞟到楚长歌那风中凌乱的挫败表情,心中顿时说不出的畅快,嘴角不自觉的轻轻勾起。
    这时,神机老人正好走近他们,乐呵呵对慕容云舒说道:“小姑娘,又见面了。”
    慕容云舒礼貌地起身,“神机前辈还是这么老当益壮、精神抖擞。”
    神机老人频频摇头,边在最左边的位置坐下,边说道:“不行了啊,老头子年纪大了,上个台阶都气喘吁吁的,也不知道是谁存心跟我老头子过不去,搭这个高的擂台。”
    “是老衲派人搭的。”玄空大师笑道。
    “就知道你这臭和尚不安好心!”神机老人愤愤地说,白眼一翻,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    三大高人、一大魔头到齐,鼓声雷动,武林大会正式开始。玄空大师先发言,大意就是‘我们召开武林大会是为了全武林的和谐,一切不和谐因子必须被消灭’,用江湖术语讲就是,选个武林盟主,除掉不听话的人,以保天下太平。玄空大师发完言之后,就是莫道长发言,大意差不多,总之我们都要为武林的和平而
    大多数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玄空大师,一小部分人则想着自个儿心里的小九九,例如绿儿。
    “小姐,你又骗我。”绿儿嘟着嘴控诉自家主子不把丫鬟的脑袋当脑袋的恶劣行径。
    “嗯。”慕容云舒供认不讳。
    绿儿突然觉得没话说了,心中本来还有很多控诉之语的,但俗话说的好,坦白从宽,小姐都已经承认了,她还能说什么?退一万步来讲,就算小姐不承认,她也不能有意见呀!哎,难怪小姐喜(…提供下载)欢拿她开心,她就是笨,天然笨!
    一番自我反省加自我唾弃之后,绿儿调整好心态,问道:“小姐,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那个说书先生就是神机老人的?”
    “刚才。”
    “刚才是什么时候?”
    慕容云舒一面听莫道长讲话,一面回答绿儿,“他走上擂台的时候。”
    闻言,绿儿立即一脸崇拜地叫道,“小姐,你好神哦!他一出现你就看穿他的身份了!”
    慕容云舒眼皮都没抬一下,“这没什么。”不是她谦虚,实在是,事实太明显--擂台上只剩一个空位,走上擂台的人要不是神机老人,要不就是神机老人的儿子孙子,据年龄推测,这个必然是本尊。 更何况,第一次在茶楼遇见时,她就看出了他的身份不凡,说他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机老人,一点也不意外。
    “小姐,比武夺帅耶,我打赌盟主之位一定是姑爷的,你说呢?”莫道长一宣布‘比武夺帅’的规则?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5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