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继阁小说网 > 玄幻电子书 > 闲妻邪夫 >

第59章

闲妻邪夫-第59章

小说: 闲妻邪夫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  “老夫就成全你!”老庄主拍案而起、勃然大怒,健步如飞跳到擂台中央,双手负于身后,冷声道:“老夫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本事敢在飞扬山庄撒野!”
    赵大微惊,他知道老庄主是个顽固不化之人,可他没有料到,竟然会顽固倒如此地步……
    “赵大有取胜的机会吗?”慕容云舒轻声问。
    楚长歌反问道:“你希望他取胜吗?”
    慕容云舒立即心领神会,微微一笑,道:“我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
    “可是我不希望。”楚长歌闷闷地说。
    慕容云舒青眉一挑,“为什么?”大有‘你若不说出个理由来今晚就抱暖炉睡’的意思。
    楚长歌不爽地撇了赵大一眼,道:“他若不是凭自己的实力抱得佳人归,日后就会被江湖中人耻笑。我魔教的人,怎么能被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看不起……”
    “……就算是这样,你也不用这么不高兴吧?好似赵大要抢的人,是你的闺女。”慕容云舒调侃道。
    “他敢!”楚长歌立即摆出一副‘他敢就杀了他’的表情。
    慕容云舒扶额,这个人,也太霸道了点……
    “不过……”楚长歌忽然勾起嘴角,很邪很魅很坏的样子,垂首附在慕容云舒的耳畔极暧昧地笑问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为夫生个闺女?”
    倏地一下,慕容云舒的脸红到了耳根,“你不要瞎说。”大白天的,也不怕被人听到……
    “这怎么能是瞎说?难道你怀疑为夫的能力?”楚长歌越说靠的越近,唇畔已若有若无的碰触到慕容云舒的耳垂。
    慕容云舒只觉一种奇异地感觉串走全身,让她一阵微度痉挛。这种感觉虽然奇异,她却再熟悉不过了,因为,就在昨晚,她还体验过许多次,比现在激烈数倍……
    不想还好,一想到昨晚的缠绵,慕容云舒的脸更红,这种奇异感也更激烈,体内开始出现一股力量,牵动她去迎合耳畔那两瓣撩得她心神不宁的温热……
    见慕容云舒有了反应,楚长歌越发嚣张了,从蜻蜓点水到狂风暴雨,一次比一次的深入,一次比一次狂热,用舌尖唤醒她的热情。
    此刻,慕容云舒已完全瘫软在楚长歌怀中,仁他为所欲为,但内心深处,却在与另一个循规蹈矩的自己苦苦挣扎,挣扎着不要沉醉其中,因为——周围还有人。
    慕容云舒本就不是个在意旁人眼光的人,与楚长歌在一起后,简直将随心所欲发挥到了极致,做什么事,只有高兴不高兴,没有合适不合适。可对于某些方面,终究不能完全放开。例如,当众亲热。
    最终,理智战胜欲望。
    慕容云舒推开楚长歌,心虚又心慌地扯了扯衣服,然后若无其事地看向台上,将周围异样的眼光无视的彻彻底底。
    中途被拒绝,楚长歌这回是真的欲求不满了。这笔账,还得算在赵大头上。若不是赵大的未来媳妇儿一脸‘除了赵大全世界的其他男人都死光了’的表情,他也不会因为方才被‘冷落’而悲从中来,从而用索欢这种方式来寻求安全感,更不会惨遭拒绝……
    退一万步讲,若不是赵大此时已被老庄主打得半死,他早已抱着佳人借地温存去了。
    这个赵大,真是个祸害!
    楚长歌越想越郁闷,索性头一偏,见死不救。
    楚长歌一脸事不关己,慕容云舒也一副云淡风轻,权当看热闹。赵大是死是活,与她真真是半点关系都没有。反正这个世上,死人多得很,多他一个不算多。
    李小茹却急哭了,不顾一切地冲出去,挡在赵大身前。
    “茹儿!”老庄主大叫一声,却已来不及收手,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李小茹胸口。
    “哺——”李小茹顿如薄羽坠落在赵大怀中,脸色红如烈火,吐血不止。
    “小茹!”赵大悲痛欲绝,用手堵住李小茹的口,却依旧阻止不了血继续往外流。
    彼时,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,只有慕容云舒注意到,在李小茹中掌的同时,楚长歌默默地收起了手。
    他刚才是想出手相救的吧。慕容云舒这样想。
    不过她想不通,一向对世人冷漠的楚长歌,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想主动出手救人?而又是什么原因,他中途放弃了出手?
    忽然,万念俱灰的赵大陡然看向台下,接着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地趔趄滚下擂台,爬到楚长歌身前跪下。“救救小茹,求你,救救小茹……”赵大一面哀求一面磕头,才磕几下额头就已出血,可见他用力之猛。
    见此情形,慕容云舒暗暗叹气,情之一字,果然厉害得很。若非李小茹命悬一线,恐怕赵大就算死也不会向他心中的魔头下跪吧……
    飞扬山庄众弟子见赵大向楚长歌求救,望着楚长歌的眼神中也都带上了乞求之色。
    楚长歌却勾起嘴角邪邪地笑道:“她又不是我魔教中人,我为何要救?”
    这一抹笑,与赵大脸上的悲痛形成鲜明的反差,刺痛了所有旁观者的眼。
    唯有一人,在听清楚长歌的话时,却笑了。那个人就是慕容云舒。
    慕容云舒低眉浅笑,心照不宣地与楚长歌对视一眼,淡淡道:“赵大既然你的随从,就属于魔教中人,而李小姐是他的心上人,也可以算半个魔教人。”
    楚长歌剑眉一挑,道:“那我救她半条命。”语毕,淡淡看了台上不动如山、作壁上观的方鸿飞一眼,飞身上台,三下五去二封住李小茹身上的几处|穴道,接着以掌传息给她注入一股真气。只见李小茹像是被东西卡住了喉咙一般,咳了一下,脸上的火红褪去少许,嘴角不再流血。
    “我注入她体内的寒冰真气可以压制住老庄主的焚心掌,但由于冰火不容相容,她保住了性命的同时,也成了活死人。”这句话,楚长歌是说给老庄主听的。
正文 第九十五章
    老庄主仿佛一瞬间老去了十岁,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,呆呆地望着面如死灰的爱女,许久才从悲恸中缓过来,冷静地开口,“你就是魔教教主楚长歌?”他的声音再也不若之前那般中气十足,显得苍老极了。
    楚长歌展眉,“正是。”
    老庄主道:“你看起来不像传言中那般冷酷无情。”
    “是么?”楚长歌薄唇微勾,一脸的似笑非笑,让人瞧不出他这声‘是么’到底是出于高兴,还是不高兴。
    “多谢楚教主出手相救。”老庄主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,“这个人情,老夫会还的。”
    楚长歌道:“你放心,这个人情,我一定会让你还的。”语气意味深长。
    这时,一直高台稳坐的方鸿飞站起来,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正邪不两立,飞扬山庄乃武林名门,怎么能受魔教的恩惠……”
    话音未了,台下就喧闹起来,皆义愤填膺。
    老庄主脸色一白,进退两难。
    赵大紧紧抱着李小茹,冷笑道,“这事与飞扬山庄无关,我与小茹早已生死相许,她是我的妻子,楚长歌救她性命这份恩情,算在我赵大头上。”
    闻言,老庄主心里后悔不已,早知赵大如此有情有义,他当初就不该反对他们在一起,如果不反对,就不会有比武招亲这回事,茹儿不会受伤,楚长歌这尊瘟神也不会不请自来……
    唉!一念之差啊!
    老庄主重重地叹一口气,摇头道:“事已至此,方盟主以为该当如何?”
    方鸿飞缓缓走到擂台中央,阴恻恻地说道:“诛杀此人!”
    此言一出,全场倒抽一口凉气!楚长歌不聋也不哑,耳聪目明,当着他的面说出这种话,不是自寻死路吗?
    众人不禁暗暗替方鸿飞捏一把冷汗。
    老庄主则脸一板,强烈反对道,“不行!他是小女的救命恩人,我飞扬山庄岂是恩将仇报之辈!”
    “恐怕老庄主是没胆量与魔教为敌吧。”方鸿飞冷嘲道。
    老庄主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正欲出言反驳,却被赵大抢先道:“你说话给我客气点!飞扬山庄岂是你能侮辱的!”
    方鸿飞眼中闪过一丝戾气,“这就是你与本盟主说话的口气吗?”
    “我呸!”赵大一脸不屑,“谁不晓得,你的盟主之位,是楚长歌让出来的!楚长歌虽然是个冷血无情的大魔头,可是他却比你这个伪君子强几百倍!口口声声正邪不两立,却暗地里修炼吸星大法这种邪魔外道的武功,简直让我倒尽胃口!”
    顷刻,方鸿飞眼底的戾气陡然变成杀气,眼珠子开始泛红。
    “吸星大法可不是邪魔外道的武功。”楚长歌悠悠道:“我们这些邪魔外道,从来不屑于练那种武功。”
    火上陡浇一桶油。
    方鸿飞双拳紧握,咬牙切齿道:“你敢对本盟主不敬!”语罢,右手五指勾成鹰爪型,快速向赵大的盖天林拍去。
    赵大没料到方鸿飞会突然从高处下掌,躲闪不及,眼见这一掌就要打在头上,忽然,一道劲风从左边呼啸而来,接着,方鸿飞被击退三步,而出手相救之人——老庄主——被方鸿飞的掌风击到五米开外才稳住身形,脸色惨白。
    “师傅!”李三惊叫一声,扶住摇摇欲坠的老庄主。
    “我没事……”‘事’字出口的同时,一口鲜血也吐了出来。
    “师傅!”其余众弟子也纷纷围过来。
    “没事。”老庄主扬手示意身后的门徒稍安勿躁。方鸿飞的实力今非昔比,就算他们一起上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    方鸿飞的内力虽然深厚,却气脉不通,相互冲突,而且阴气极重。看来,赵大所言不假,方鸿飞的确练了吸星大法。
    老庄主抬眼望向方鸿飞与楚长歌,忽然分不清孰正孰邪了。
    楚长歌是大魔头,却救了小茹。方鸿飞是武林盟主,却下手阴毒。
    如果说救人的是邪魔外道,杀人的是名门正派,那么,这世间还有什么是非黑白曲直可言?
    可楚长歌分明就是邪魔外道,一身的邪气,就连救命恩人的光环也压不住那股浑然天成的狂傲,怎么看都不像正人君子……
    “庄主竟然为了魔教中人与本盟主动手,难道也想学魔教,目中无人吗?”方鸿飞厉声喝斥。
    老庄主冷声道:“老夫只知道,小女因赵大的关系,捡回半条命。救命恩人危在旦夕,老夫岂有旁观之礼!再说了,老夫已经决定将小女下嫁于他,他现在就是我飞扬山庄的姑爷,容不得外人欺辱。”
    一听老庄主答应将小茹下嫁,赵大顿时狂喜不已,“庄主……您……不会言而无信吧?”
    老庄主哼了一声,道:“你喊我什么?”
    “啊?噢!岳父,岳父……”赵大差点喜极而泣,转而对楚长歌说道:“现在小茹已是我的妻子,就算魔教的人了。求你救救她。”见楚长歌没有反应,赵大又急道:“只要你肯救小茹,我赵大下辈子定做牛做马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……”
    “不必等到下辈子。”楚长歌淡淡打断赵大,道:“这辈子就替我做牛做马。”
    赵大点头如捣蒜,“好、好、好,只要能救小茹,怎样都行!”
    这时,一直站在台下静观其变的慕容云舒开口道,“他说你是冷血无情的大魔头,你还要救他的妻子?”这句话是对楚长歌说的。
    赵大却被这句话吓白了脸,讷讷地看向慕容云舒,五雷轰顶,就是这个感觉……
    楚长歌勾唇一笑,“夫人言之有理。”
    “楚教主……”老庄主犹豫着开口,“请你救救小女。”小茹若永远变成活死人,他这个当父亲的也不用再活了。
    “还是不要了吧。”楚长歌笑吟吟道:“我看你也不是太愿意与我这个大魔头为伍。”
    老庄主低下头,挣扎了片刻,才道:“是老夫……失言了。”
    楚长歌沉吟了几秒,干脆果断地丢出俩字,“不救。”
    “楚教主……”老庄主与赵大一起开口。
    楚长歌置若罔闻,瞧了瞧左右的风景,问:“介意在下与内人在此叨扰几日吗?”
    老庄主一愣,随即忙不迭点头,“不介意,当然不介意。”
    “很好。”楚长歌一跃而下,落在慕容云舒身前,道:“走,我带你去四处转转。”
    慕容云舒抿嘴轻笑,这语气,说得好像这里是自个儿家一样……
    才走两步,楚长歌忽然停下来,回头对方鸿飞说道:“我现在还破不了你的吸星大法,你也伤不了我分毫,所以,我建议你武功修炼到家之前,暂时不要在我眼前晃悠,免得哪天我心情不好,拿你们名剑山庄的人当把式练剑。”
    方鸿飞气得面黑如碳,却又无法反驳。楚长歌说得对,他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。
    哼!若不是飞扬山庄的人临阵倒戈,楚长歌哪里还嚣张的起来!
    老庄主的态度突然转变,着实让方鸿飞始料未及。他原本以为,像老庄主那样固执的人,绝不会在片刻之间消除对一个人的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5

你可能喜欢的